凤凰时时彩app > 电信产业 >

电信业营改增或延至年中 税率分6%和11%两档

  今年的全国两会上,政府工作报告明确将电信业列入今年营改增的改革任务,会议审议通过的财政预算草案报告则进一步表态:“抓紧研究电信业纳入营改增范围的政策,力争今年4月1日实施。”\n

  今年的全国两会上,政府工作报告明确将电信业列入今年营改增的改革任务,会议审议通过的财政预算草案报告则进一步表态:“抓紧研究电信业纳入营改增范围的政策,力争今年4月1日实施。”

  转眼间期限已至,而关于改革的消息却不见踪影。早在去年就曾有消息称,电信业将与铁路和邮政业一起在2014年1月1日起实施税改。《华夏时报》记者就此致电财政部税政司,负责营改增方案制订的流转税处电话一直无人接听,综合处一位工作人员表示:尚未接到政策通知。

  中翰(中国)税务合作组织秘书长王骏对本报记者表示,他了解到的信息显示,电信业营改增或将推迟至6月1日,税率可能分6%和11%两档。

  “好吃的肉都吃掉了,剩下的都是难啃的硬骨头。”国家主席习不久前接受俄罗斯电视台专访时曾这样形容已进入深水区的中国改革。这一表述,用来形容营改增面临的难题同样合适。

  2012年1月1日,上海率先启动交通运输业和部分现代服务业营改增试点。截至当年底,改革扩围至北京、江苏、广东、深圳、天津等12个省市;2013年8月1日,试点顺利推向全国,并新增广播影视服务类企业;今年1月1日,铁路和邮政业营改增也正式启动。

  作为中国税制改革的“重头戏”,营改增启动两年间,改革进展其实并不算慢。然而,面对2015年要全部完成营改增的目标,专业人士认为,电信业改革就像是营改增的一次“中期大考”。

  财政部财政科研所副所长刘尚希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目前并不清楚试点推迟的具体原因,但很可能受电信业复杂性的影响。

  在刘尚希主持编写的《中国税收政策报告2013:营改增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改革》一书中写道:“在电信产业链上,主体日益增多,利润分配日益复杂,市场竞争日趋激烈的情况下,服务内容创新和营销模式创新给电信业增值税税制设计带来了挑战。”

  专业人士认为,电信业实行营改增首先要清晰界定电信业务的具体内容,对不同性质的业务作出明确划分。在王骏看来,如将电信服务拆分成两部分,相对比较合理,增值电信服务跟信息技术服务比较接近,建议同样适用6%的税率;基础电信服务,因为有设备投入、维护等成本,进项比较多,可适用11%税率。

  据了解,目前,电信业缴纳营业税时税率是3%,营改增后税率若调整为11%和6%,如何做好新老税制衔接保持税负相对平衡,防止对电信业形成较大冲击并不是个简单的问题。

  王骏称,11%的税率对于三大运营商确实压力较大,因为基础电信业务本来就赚不了钱,但如果适用6%,扣除进项之后税率又会太低,对国家财政收入的冲击较大。

  主营付费邮箱和商务多方通话的新型通信运营服务商二六三网络副总裁张靖海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公司理解并支持这些税制改革,并已做好了准备,“作为高新企业,公司已享受一些税收优惠,并不期待营改增给企业带来多大减税,只要大体平衡就行。”

  2013年4月,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择机将铁路运输和邮电通信等行业纳入营改增试点。事实上,目前铁路运输和邮政服务业已于今年1月1日开始实施营改增,而电信业被排除在外。

  今年的财政预算草案报告明确表示,要“抓紧研究电信业纳入营改增范围的政策,力争今年4月1日实施”。结果却再次推迟。

  据记者了解,在电信业营改增这一“中期大考”之后,后面还有建筑业、金融业、不动产交易服务业等行业改革,这将给营改增带来更多挑战。

  从行业上说,尚未纳入试点的建筑业、金融业等,面临着税基界定难、征管困难等阻碍;从体制上说,营业税即将消失,势必倒逼财政体制改革提速。

  例如,建筑业营业税一直是营业税收入的主要部分,2011年建筑业营业税收入达3364亿元,占当年营业税收入的24.6%。

  在刘尚希看来,对金融行业征收增值税,是一个世界性的难题。有些国家采取对金融行业免税,有些采用简易征税,有些还采用定额征税。

  对于后面这些难啃的骨头,刘尚希表示,确实在操作上难度要大一些,但也不是说没有办法克服。毕竟在一些发达国家和地区,增值税已经全覆盖,我们可以借鉴国际上一些通行的做法,再结合中国的实际情况,来制订改革方案,“应该说有难度,但难度也不像想象得那么大。”

  电信业营改增一再推迟,十二五期间全面完成营改增的目标能否如期完成不免让人产生疑虑。

  在中国税务学会学术委员贾绍华看来,营改增的方向已经非常明确,路线图和目标也很清晰,剩下的是具体操作过程中的技术性问题,如税率设置,没必要过分担忧。

  据记者了解,营改增的后续改革还包括对目前四档税率的简化、增值税立法,以及营改增后中央和地方分税制改革等重要方面,这场“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改革”即将面临攻坚战。